取消
加载中...
“币改”已死,“票改”当立?
Katherine 2018-08-10 11:15

目前,区块链更多的是服务于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结合,依然存在各种困难。





“币改”已死,“票改”当立?

“我们在同一条船上”。

这是火币区块链研究院院长袁煜明,在2018年年初演讲时,对区块链“商业模式”的形象概括。

人们在痛批互联网行业“羊毛出到猪身上,让狗买单”的发展现状时,对新兴的区块链技术抱以极高的期待。

从2017年开始,各方开始探索区块链技术的商业模式:有不顾一切的“ICO派”,也有推进中的“通证派”,更有最近才兴起的“票改派”。

“94”之后,ICO已经成为非法募资手段。

在“币改”陷入舆论漩涡的时候,近日,由清华大学青藤联盟研究院提出了“票改”——一个比币改更加合规温和的概念。

“票改”,会不会让更多企业登上区块链这艘快船呢?

币改,任重道远


7月5日,FCoin在官网上宣布将主交易区升级为“主板A”,创新区变为“主板B”,然后又新启动了一个叫“主板C”的交易区。这里的“主板C”就是“币改”试验区。

但是,这场币改试验却并不是那么顺利。

2018年8月3日,Bizkey在上线前一天突然宣布退出币改这场试验。

而插队的"QOS" ,它的币改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在8月7日上线交易之后,QOS出现严重破发,截止发稿时,跌幅高达20%。从价格角度来看,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币改,在一开始便遭受了不小的打击。

“币改”已死,“票改”当立?

QOS价格走势图

针对此次币改风波,币改试验的推动者,国内通证学派的代表人物孟岩表示:“在(币改)执行过程中确实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使外界产生了很多误会,我们需要吸取经验和教训。”

但即便如此,外界对“币改”运动依然充满质疑,它是让利益再次分配?还是一场徒有其名的炒作?

在币改遇阻之际,由清华大学青藤链盟发起的“票改”进入人们视野,他们提出了一种新的区块链落地的变革思路。

票改,初生牛犊


2018年8月4日,清华科技园的一场闭门研讨会上,“票改”作为议题之一。

“小时候,听说一个画家,为了买肉,自己画了一张粮票出来,结果就被抓了。”75岁的演员李光复老师,目前正在努力学习区块链技术知识的,他分享了自己经历过的计划经济时代关于粮票的故事。

当然,“票改”的“票”与李光复老师所讲的票是截然不同的。

“票改是指基于区块链3.0技术,将实物资产与发行在区块链上的‘Ticket’一一对应。让这种票证可流通。”,“票改”发起人,青藤链盟研究院院长钟宏告诉31区。

“举个例子,茅台酒,我现在以物联网的形式,把每一瓶茅台酒都映射进去。现在每一瓶酒,都会对应一瓶Ticket。”钟宏解释道。

这意味着,一件衣服、一双鞋、一瓶酒,都可以通过票改映射上链。

在“币改”遇阻,“票改”真的能扛起区块链技术落地应用的大旗吗?

“币改”过程中遇到的两个最大的问题:一、合规合法问题;二、传统企业的阻力问题。

以通证经济赖以依存之重器 “Token”为例,“94” 之后,国家就已经明令禁止代币的流通,代币的流通之地“交易所”,也不允许在国内运营。

“现在国家的态度还是比较模糊的,”张晓航曾表示,“越是模糊,越是要小心谨慎地去做。”

当然政策也许会随着市场变化而改变,但传统企业错综复杂的利益纠葛,却是“币改”的最大障碍。

“股份制公司变成社区化管理的公司,老股东的利益怎么去做调整和权衡,相对新企业直接去做,这是一个比较累赘的地方。”张晓航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些传统企业,它们不像互联网企业,要理解通证化改造,以及设计通证模型,更是天方夜谭。”

这些问题,票改都能解决吗?

首先,票改中的票,是和实物一一对应的,因此不会有“空气”一说。

“币改是将企业实物与发行在区块链上的 ‘Ticket’ 一一对应,这样每一张票背后都会有实物,”钟宏这样说,“票证交易是符合国家法律要求的。”

其次,从企业角度考虑,一方面,将实物资产上链作为突破口,企业会共容易接受,另一方面,企业对区块链技术也非常感兴趣。

“现在企业在区块链方面的诉求很强烈,我们商会经常遇到区块链技术应用的诉求,”工信部中国电子商会区块链专委会秘书长李银科称,“大部分企业都认为区块链技术是机会,都想要尽早地接触区块链技术”。

链塔智库是此次“票改”联合启动和发起单位,链塔CEO张翔对31区表示,“票改是比较温和,比较合规的一种方式。”

在解决币改遇到的最大的两个难题之后,是否意味着票改就会拨云见日,所向披靡呢?

在计划经济时代,实物上票根本原因物资紧缺。然而,国家在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到了物资过剩的时代。“票改”能否适应新环境?

“票改,是为了加速货物流通。”李银科秘书长称,一方面,产品是被碎片化了的,“化整为零”,流通性会比之前方便很多;另一方面,本身这种在链上的交易,也是全球化的,“票证在国外依然是可以进行交易的”,李银科认为,“票改”的落地,对实体经济发展有意义。

“票改”就像初生牛犊,它会成为区块链落地的另一个方式吗?

前路漫漫


“票改”看起来十分完美,但目前,依然只是概念验证的阶段,概念想要落地,依然充满挑战。

在区块链技术还不成熟,公链技术远远达不到实用的情况下,票改首先就会面临技术难题。

以目前已经上线的 EOS 为例,目前其 Tps 只有3097,远远无法达到实用要求。

另一方面,“票改”能做到区块链上的资产溯源,但是一旦和现实结合,如何保证,实物和链上资产一一对应呢?如果仓库中的货物私下变动、被替换,链上的“票证”如何能及时纠正呢?

比如,已经被曝光的邮币卡市场就出现这个问题:线上爆炒的邮票,和线下存储的邮票没有一一对应。

最后,实物上链,变成票据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币改,实际上是一种新的利益分配机制,它能创造一种新的财富流动的方式。币改背后的通证经济,实际上是新的记账方式,把数据等传统记账方式无法计算价值的事物,赋予一套全新的计价规则。

但票改,对应的还是传统的货物,并没有找的新的价值。

实际上,无论是币改,还是票改,新生事物很难一蹴而就。

就如李银科所言:“现在的企业,基于区块链技术理解,或者了解到的信息都是很片面的。在这种情况下,做到区块链技术赋能实体经济,真的是微乎其微的。”

同时,区块链在目前而言,更多的是服务于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结合,依然存在各种困难。

无论是公司制度革新,还是技术进步,循序渐进或许才是正确心态。

结语


无论是“币改”,还是“票改”,未来,都有可能困难重重。

但是,既然已经启程,遇到困难是必然的。

风雨兼程才是创新主旋律。

文章来源:31区


Katherine
文章总数
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