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不割韭菜呢?“野路子”选手朱潘反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出品|三言财经

作者|Nancy

编辑|AuthurL 谢雨霖

据报道,8月6日下午,Beecool创始人朱潘被曝疑似用ZJLT(终极账本)项目割韭菜。大量用户损失惨重,聚集在朱潘的公司维权。朱潘等ZJLT项目方被用户指责利用知名人士为虚假项目站台、无底线喊单不兑现承诺、挪用私募币投资、教唆黑势力恐吓维权者。

朱潘何许人?

“黑客少年”、币圈大佬、BEECOOL创始人、互联网“战神”这些标签联系在一起说的就是那个“年赚千亿”、“说自己运气好”的“创业精英90后”朱潘。

2016年以前,朱潘只是一个高中辍学的小老板。卖过水果、做过点卡、经营过游戏,刷满技能点,梦想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直到2017年,朱潘结识薛蛮子。

朱潘的发迹离不开薛蛮子,朱潘说薛蛮子特别像洪七公,就连他们的结识方式都非常的“射雕英雄传”。

2016年,朱潘在做蘑菇头旗下4931项目。那时候公司一直没有进展,朱潘想认识薛蛮子,但并未得到回应。于是朱潘黑了薛的微博微信,与其沟通后直飞上海与薛会面,15分钟拿下千万投资,同时也开启了自己的命运之门。薛蛮子的前助理陈菜根把朱潘这种遇到难题竭力寻找解决方案的方式,看做是强目标感的一种表现。

2017年,在薛蛮子的带领下,朱潘开始接触区块链。之后,随着“区块链”东风起,他的事业也迅速起飞,做项目、做投资,很快身价过亿,“90后成功创业者”的标签让他成为区块链行业的明星人物。

ZJLT到底是什么项目?

ZJLT的前身是ZJL。据猎云网消息,有相关人士透露,薛蛮子的助理杨钊和陈文明在2017年初发布了一个企业信用评级项目ZJL(终极账本),该项目私募到3000个以太坊。白皮书显示,该项目将企业的ID和KYC信息保存到区块链上,打开企业进入区块链世界的入口;然后,将企业在平台上完成的供应链金融业务情况如实记录并上链保存;最后,依据这些真实数据给出一个信用评级,作为企业的信用价值表示。

薛蛮子、著名经济学家王福重等都曾为ZJL站台,但后来ZJL被曝光是虚假项目。薛蛮子当时对媒体表示:“根本没投资过一家叫终极账本ZJL的企业,绝对是子虚乌有。”

据猎云财经报道,有爆料人称薛蛮子为杨钊和陈文明引荐了朱潘,随后朱潘加入该项目,项目更名为ZJLT,朱潘拥有该项目50%的股份。之后杨钊偷偷增发1亿个ZJLT,卖了700万人民币后跑路。此后ZJLT的项目方就变为朱潘和陈文明,财务总监是SUKI,他们分别拥有50%、35%和15%的股份。公开资料曾显示朱潘为ZJLT团队成员,但如今这些资料都已无法查到。

对于拥有ZJLT项目50%股份的说法,朱潘并不承认。

据猎云财经爆料,在朱潘加入后,该项目共私募约25000个以太坊。目前,只有8000个以太坊已经使用,其中朱潘自有3000个,火币账户里锁仓1500个(注:HADAX规则上币需锁仓),委托给孙泽宇市值管理团队2000个,委托给易理华市值管理团队1500个,而其余近15000个以太坊不知所踪。有关资料显示,孙泽宇、易理华和朱怀阳等人确实为ZJLT项目做过宣传。

有媒体报道,朱潘把剩下的这些以太坊挪用、投资了BU和FI。朱潘之前做了很多承诺,不仅上线hadax,在两周后会陆续上线ZB和FCoin,但这些承诺都没有兑现。

据 ZJLT 用户群有用户爆料,ZJLT上线火币hadax需要缴纳50万个HT保证金,按月解锁。每个HT价值20元人民币,高峰时可以达到39元。目前至少价值人民币一千万。朱潘个人钱包地址可以分得4万个HT,陈文明和suki可以分得1万个以上。

ZJLT 用户群继续爆料,朱潘在ZJLT上交易所前后都一直在不断地喊单让大户抄底。“从一毛开盘的时候他就说拉不上去,砸盘的太多,最欺骗人的一点是,ZJLT总量25亿,流通7亿,后来朱潘说实际上25亿都在流通。”

ZJLT于6月15日开盘,开盘价人民币约0.1元,最高涨到0.17元,但之后很快就跌下去了。有用户爆料说,“跌到0.1元的时候,朱潘让用户抄底,他说会用心做项目,跌到5分、4分的时候,他说会全面接手这个项目,让大家放心持有。但实际上他并没有买单,只是让大家接盘。”

7月29日,朱潘在用户群中表示,他正在和薛蛮子沟通,并发了对话截图。图中薛蛮子表示会全力以赴帮助朱潘把ZJLT这个项目做起来。

截至发稿前,ZJLT市场价约0.024元,24小时跌幅已超过28%。

项目瓦解,维权激烈

在群内沟通无果、感觉被持续欺骗后,用户们愈加愤怒和不安。8月6日,在知道朱潘回公司的消息后,一些维权用户从各地来到北京朱潘公司维权,希望可以退币还钱。

目前,网上流传出这次见面的详细过程。

据了解,此次ZJLT的受损用户范围较广,8月6日从全国各地赶到现场维权的九个人,总共损失一千多万。

据悉,现场维权用户并没有见到朱潘本人,负责接待的是一位叫陈吉的助理。朱潘被身边的数十位黑衣人的严密保护下离开了现场。陈吉安抚了维权的用户,并买了盒饭。有维权用户表示:“刚吃完饭就来了一群身穿黑衣的彪形大汉,一看就像黑社会的,在门口恐吓我们。让我们全部进到会议室,很严厉的问我们谁组织的,让我们派出代表和他们走,去别的地方谈。我们当时都被吓住了,不敢说话。”

今年年初,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负责人李旭阳称,利用区块链概念搞的传销平台已超过3000家,区块链成为了“上亿大坑”。“挂羊头卖狗肉”打着科技的旗号干着传销的勾当,ZKLT 这个项目显然是一个没有技术基础的传销性质的数字币。

网友@成都老韭说,朱潘ZJLT维权的事情几乎和上次满币网一模一样:都是项目方承诺拉盘让这些人高位出货,到后面项目方干脆连机构大户一起收割了。然后就出现了现在狗咬狗的局面。有网友高呼:不要在山寨币上大仓位,已经很危险了。

当然,这并不是朱潘第一次涉及“垃圾”项目。

在李笑来手撕陈伟星的时候,朱潘也被拉进来了。越撕越明!徐可直指BEECOOL朱潘站台假项目,朱潘也直接承认了的确投资了META元信链项目。

4个月之前,朱潘是这样跟媒体评价区块链和币圈的,他说:“并不是国家把这个行业监管死的,是这个行业自己把自己给害死的。区块链市场很大,不要把眼光放在ICO这个圈子里面指望炒币暴富,而是要去看行业完整的生态。”

而今天,随着 ZJLK 项目瓦解,朱潘反手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完)